主页 > W惠生活 >「药物」成为一个进步社会中医学所需的黄金準则,因为有赚头? >

「药物」成为一个进步社会中医学所需的黄金準则,因为有赚头?

2020-06-11


透过大规模洗脑,让药物成为了因袭的医学

试着回想那些我们从孩提时代就被教导的错误事实,例如:比起天然的奶油,人造奶油被说成是更为健康的油脂选择,又或是,吃脂肪只会让你更胖。这只是矇骗大众的几个例子,还有更多的迷思仍在激烈的辩证当中,包括:

接种疫苗是建立强健免疫力以对抗传染疾病的唯一方法。发烧是不好的,且应该使用解热镇痛剂及时抑制。每天一锭阿斯匹灵可以帮助预防心脏病发。喝了添加氟素的饮用水可以帮助预防蛀牙。慢性疼痛是正常老化过程中的一部分。美国食药局认可的药品是疾病治癒的唯一方式。化学治疗、放射线治疗和手术,是治疗癌症的唯一有效方法。

上述每一个常见的迷思都可以被归类成所谓的「因袭的智慧」——不管是否真的正确,只要一直以来得到大众广泛的接受,且仅仅是因为其普遍流行而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事实的观念。

牺牲了人们的批判性思考以换取得到普遍认可的潮流,如同伯内斯自己称为:「精心策画的共识」。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要有所谓的「精心策画的反对」来和大众意见抗衡才对,更明确的来说,就是对抗团体迷思的论述。其实,这两部分都在接下来的药物革命中小心的準备就绪着,很快的,大众遵照受到灌输式教育的医师指示,而狼吞虎嚥各式各样的药物,这些医师自己内心深信着,并同时教导病人去相信,这些药物可以帮助治癒身体上所有的不适。

然而,拒绝这幺做的医师很快的就被冠上「骗子」称号,多亏了美国医学协会的宣传部门,于一九一三年创立并为了这场运动而帮助实现其目标。该协会的医师会员和普罗大众都被教导要避免一切的「骗术」——任何没有洛克斐勒和卡内基背书的医学形式。同样的,拥护药物医学的讯息不只是在医学院中散播,也在电视、广播、杂誌、医学期刊,甚至是政府健康部门所发起的运动当中,而其中许多部门的创立,单单只是为了要让新的医学系统看似具科学性和权威性。

一个全面性且囊括一切的新药物治疗方案,使得医师和患者都毫无疑问的欣然接受,他们相信这是一个进步社会的医学所需的黄金準则。突然之间,「考虑尝试草药等天然的治疗法」在许多群体中被认为是低等的想法,因为「药物」已被认为是医学的未来,当时是「汰旧换新」的状态,而造成这种情形的策略非常有效的在各社会阶层运作。联邦政府也为这场世纪骗局贡献了不少,时任的罗斯福总统在一九三八年签署了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可说是创立了一个全新的机制来决定哪些医学形式是「安全且有效的」;在此之前,药物早已渐渐崭露头角,然而是此法案进而将新兴药物产业推向高峰,赋予了强大的权力并确保以药物为基础的治疗法能一直在金字塔顶端。大药厂就在随时提供所需的美国食药局帮助下诞生了,而每一个事物的存在都是为了帮助彼此能够历久不衰。

多亏了医学院和传播媒体大肆打广告,让药物产业得以继续製药,再加上美国食药局认可并为这些药物背书,帮忙製造出「这些药物是具有可信度」的幻象。还记得伯内斯的策略吗?他为客户创造了委员会以赋予权威性的影响力,而这也正是美国食药局和罗斯福政权有效的为各式药物所做的事。

当时,大多数人并不清楚这些药物从何而来,为何可以取代来源较天然的传统疗法,又或是药学课程如何进到每一所医学院当中;他们所知道的只是,药物进入他们的生活,他们被迫接受大肆宣传的袭击,所以只好相信这些药物优于其他的治疗方式。甚至当各种期刊开始被大量由药物产业资助的研究淹没后,我想你可以猜到,他们也不得不妥协;突然之间,化学药物无所不在,而如此铺天盖地的推销方式,在当时的社会中创造了从众效应。

罗素.布雷洛克是一位着名的医学博士和退休的脑神经外科医师,他说:「这些製药公司会找人代笔期刊文章,所有的图表、表格、数字和文献看起来就是漂亮的医学文章,这些文章没有作者,因为是他们撰写的。接下来,他们会去找一位非常有名的肿瘤学专家,然后询问他是否愿意将自己的名字放在文章上,如果愿意的话,这将会是一篇声望非常高的期刊文章,可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誌或是其他富有名声的肿瘤学期刊上。

很多的人会跃跃欲试,因为製药公司甚至会将其名字放在第一作者,然而这些名字跟撰写内容或研究毫无关联,而製药公司所选择的刊物都是足以影响医师执业行为的。医师们会读到这篇文章,却全然不知这是幽灵文章,然后说:『天啊!他们取得了大量的数据,而且这种药物几乎完全没有併发症。』接下来,他们会订购,然后告诉患者:『这种药物几乎不会有副作用,使用过的患者都恢复的非常好,非常有可能治癒你。』」

布雷洛克医师所说的足以总结一般药物是如何强力的侵略医学社群:透过诈欺、欺骗及其他我先前概述的那些手段,而它们不过只是障眼法罢了。

药品和疫苗来自化学武器

事实上,生病的人体并不是缺乏「化学物质」,儘管大药厂让我们深信不疑——这是因为营养不足;然而,当药学产业持续独占整个美国医药市场,透过投入数千万美元在欺骗的广告、不真实的科学研究上、骗人的研究报告和许多不同形式的宣传方式,让这个事实逐渐被淡化了。

美国大众被这些宣传方式给欺骗了,而最不幸的可能是极少数的人察觉到自己受骗,药物产业如何晋升成强权的历史早已不可考,药物产业如何发明出许多现正兜售药物之历史也是如此。结果证明,许多药物都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使用的各种化学武器衍生而来的,其中某些药物甚至还在纳粹集中营中的囚犯身上试验过。你可能无法在一般的历史书籍中找到太多相关资讯,然而许多最早发展出来的药物都是在德国的研究实验室中策画的,包括流行的镇痛剂如非那西汀、安替比林、乙醯氧基苯甲酸(阿斯匹灵)。一九二五年,许多德国大型的製药公司合併成为法本公司企业集团,如此一来不只是垄断了德国的製药产业,还利用了如奥许维次集中营中的奴隶来发展和测试新药物。

一篇发表于《临床药理学及治疗学》期刊的研究说道:「关于医学和药理学的研究计画,法本公司涉及使用纳粹政权的安乐死计画中的患者,以及自集中营中未经当事人同意招募而来的健康受试者,进行实验计画。多种不同的药理物质在这些人身上试验,当中包含了硫醯胺和化学元素砷的衍生物,以及其他成分内容不甚清楚的药物製剂,一般来说,这些药物是用来治疗传染疾病的,如斑疹伤寒、丹毒、猩红热以及副伤寒型腹泻。此外,法本公司在德国军队的化学战计画中扮演了决定性角色,对于最早出现的两种神经毒物质发展有所贡献,也就是后来为人所知的神经性毒剂——塔崩和沙林。一九四七年,一场着名的纽伦堡审判让部分活动曝了光,法本公司的二十四位高级主管和科学家被绳之以法,罪行包括对集中营奴役劳工及罪犯进行药物试验。」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化学武器不可思议的被转化成各式药物,并在整个西方世界被用来治疗疾病,当中也包含使用化学治疗来医治癌症。疫苗也差不多在此时初次亮相,自此,西方医学以化学为中心的新思维也相应而生。

在药物产业家喻户晓的製药公司,如拜耳(阿斯匹灵的主要製造商)是一家以製造化学武器起家的公司,德国的拜耳製造了芥子气(或称:芥子毒气),是最早使用于战事的化学武器之一,这个有毒的化学物被认为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毒杀约十万人的物质。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一九二五年订定的「日内瓦议定书」中明文禁止在战事中使用化学武器,如芥子气,不过这并没有使各国停止囤积,包括美国政府在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约翰.哈维号装载了约七十吨芥子气运送至欧洲。一场德国空袭将船舰击沉,然而根据官方说法,芥子气爆炸后所释放出来的烟气导致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芥子气中的化学物质可能可以帮助抑制不同形式的癌症。针对这些化学物质的祕密研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之后展开,包括在纳粹死亡营内;没有多久,来自于芥子气的第一代化学治疗药物在医学界出现了。

化学治疗所用的化学物质其实对人体所有的细胞和组织都具有毒性,并不只针对癌细胞,它们对于人体来说是名副其实的「剧毒」,这种剧毒对于已经因疾病而削弱其免疫系统的患者来说,特别具有毁灭性。然而,巩固化学治疗的力量仍如火如荼的进行,他们声称:这是治疗癌症的新解药。在你察觉到以前,化学治疗已成为标準的癌症治疗模式,辅以侵入性的手术和另外一个有毒的中介物质——放射线,其将会破坏人体基因,并且可能造成更多癌症生成。

药物模仿大自然并试图取代

製药公司受到政府保护,使其能够从大自然中分离出化学分子,并透过专利的方式占为己有,我称这过程为「生物剽窃」,或者说是为了一己之私在自然界所发生的窃盗行为。许多药物中的複合物其实源自于大自然,在某些形式上模仿大自然,纵使它们会为人体健康带来重大损害。

强纳森.莱特医师是华盛顿州塔荷玛诊所的创办者,他说:「专利的药物并不属于人体。所有大型製药公司都是化学分子专利的所有者,这些分子看似属于我们的身体,好像可以起一些作用,但也足以製造出许多伤害。如果我们想要维持当前健康的状态,就必须使用只属于身体的物质和能量,利用专利药物来维持健康,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换句话说,许多药物故意製成和其萃取物相似的天然複合物,但却又与天然扯不上关係,以至于能够被大型跨国企业「拥有」。这些药物从完整的植物和有机体分离出来,也从多种化学和石化複合物提炼出来,这使得多数药物具有可怕的副作用,有些药物本身根本具有毒性。

那里尼.奇尔戈夫医师说:「你无法将取自大自然的东西申请专利,这也是为什幺我们没有办法从植物医学的研究中获取暴利。然而,他们会让一个分子看起来像是从大自然取得的,然后製药公司便可以拥有它,但是,这个分子根本不是来自于相同的生物。」

金钱和权力巩固了这场障眼法的运动,而在大自然当中是不牵涉金钱和权力的。从本质上来说,大自然是完全免费的,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人或组织可以合法拥有其主权,除了上帝以外,但上帝不计任何代价并一视同仁的给予我们慷慨餽赠。另一方面,专利药物则是人类尝试透过控制通往健康的道路来愚弄上帝,除了对于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以外,这种作法对大家都没有益处,然而这却是今日垄断一切的模式。

美国癌症治疗中心营养团队的前副主席,派屈克.奎林医师认为,药物医学一直以来都在颠倒大自然的顺序并改变了所有规则,只为少数人的利益而牺牲大多数人的权益。他说:「法兰西斯.培根是现代科学原理的创始者,他在一六〇〇年说:『要支配大自然就必须遵守大自然的规律』,而我们今日对于现代医学所做的却是:『我才不在乎什幺规则』『我们要改变规则』,我们知道你需要维他命D和阳光,但是我们无法拥有这些东西的专利权,所以我们将会发明一种药物避开所有迂迴的管道,以取得所需的东西。」

「医学暴行」也许就是最精确的描述,而这也是我希望能够藉由你的帮助来瓦解的暴行。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癌症的真相:更完整的治疗选择,预防和逆转癌症的必读经典》,方智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泰・波林吉(Ty M. Bollinger)
译者:古耘睿

泰.波林吉在短短八年间,经历了七位亲人(包括他的父母)死于癌症的冲击,发现化疗、放疗和手术并不是治癒癌症的最有效方法。于是,他走遍世界,访问医生、科学家和抗癌成功者,历经20年、上千小时的研究,发现了惊人的事实:「绝大多数的疾病,包含癌症,可以很容易的预防,而且不靠药物或手术也能痊癒。」许多替代性自然疗法具有惊人功效,并使上千个几近癌末的患者有显着的复原成果。他同时也揭露了医疗产业刻意隐瞒的黑幕,以及製药公司的贪婪。

如果你正面临癌症威胁,本书可以帮助你和亲友。
如果你已在接受化疗、放疗等常规疗法,本书可以进一步支持你的健康。
如果你是一位照护者,本书可以拓展视野,并藉由治癒的真实故事激励你。
如果你只是想换个方式看待癌症,本书将会使你大开眼界。
「罹患癌症」不等于「被宣判死刑」,我们永远都有希望!

「药物」成为一个进步社会中医学所需的黄金準则,因为有赚头? Photo Credit: 方智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三德U新生活|网上生活家园|本地化的综合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赌场 sunbet娱乐 申博sunbet亚洲 菲律宾申博赌场 博138申sunbet 申博sunbet手机版 申博娱乐体验 88msc菲律宾申博登入 申博娱乐场7737 申博sunbet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