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生活区 >清明思古人系列(完结篇)一鎗射死爱儿提起阿强‧叶秀兰难忍心酸 >

清明思古人系列(完结篇)一鎗射死爱儿提起阿强‧叶秀兰难忍心酸

2020-07-21


清明思古人系列(完结篇)一鎗射死爱儿提起阿强‧叶秀兰难忍心酸如果不是那一鎗,80岁的叶秀兰就不会成为报章封面人物;如果不是那一鎗,叶秀兰也不会在梦中乍醒时,慌张的爬起床探头看一看外头驶过的车辆是不是已逝爱儿阿强的车子……对一位母亲来说,还有甚幺事情比子女骤然逝世还要令人难受?那不单只是痛,而是椎心之痛,虽然阿强已经逝世6年了,但一提起这个名字──阿强,叶秀兰还是难忍心酸,使力的抹去眼角泛起的泪水。 “你看他的样子,肥肥的,是不是很福相?”叶秀兰把手中阿强的照片递给记者。“但是,有谁会想到他这幺短命?真是连发梦也想不到”言毕,是一阵很长时间的沉默,叶秀兰到底是在问记者吗?还是她在问着一个自己永远得不到答案的问题?虽然阿强已经逝世6年了,但叶秀兰对爱儿的思念从来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转淡。如果说时间是治疗伤痛的最佳良药,这“时间”在叶秀兰的身上,根本就发挥不了甚幺作用。“现在想起来还是很痛啊,如果他还在,我至少还可以和他谈谈天。甚至我还可以骂他,叫他不要喝这幺多酒。”叶秀兰说。阿强(萧熊强)喜欢喝酒,身为母亲的叶秀兰自然知道,虽然她煲了一大煲的凉水,捧了一大杯拿到阿强面前命令道:“去去去,给我喝凉水去”,但阿强还是笑嘻嘻的把凉水推开,掉头就耍了母亲一句:“我才不要,我有我的鬼佬凉茶,你不必叫我喝你煲的凉水,你的凉水哪有我的鬼佬凉茶好喝?”母亲虽然生气,但气又有甚幺用,阿强总是笑嘻嘻的说完就跑开,留下那一杯凉水,最后还不是叶秀兰自己喝下,好降一降自己被阿强激到上眼的火气。这一幕,似乎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今天,一切烟消云灭。“阿强很喜欢笑,你打他你骂他,他还是一贯对你笑嘻嘻,叫你打不下手骂不出口。”叶秀兰继说。但是,就因为那一场争执,就因为那一颗子弹,爱笑的阿强从此倒下,而爱煲凉水的叶秀兰的脸上,从此再也没有了欢笑,健壮的身体也在一夜之间像忘了上发条一样,突然间变得虚弱起来,眼蒙、心跳、手痺、双脚无力、气喘、失眠、善忘统统都缠上她。记者无法确定叶秀兰的所谓“老人病”是不是因为爱儿逝世,天天念儿心切失眠而导致的“后遗症”,但十之八九记者认定就是。“我不太能睡,有时候十一二点醒来,听到屋边有车声,就会猛的爬起床,看看外边是不是阿强回来了。他以前总在这个时候回来。”望空了,叶秀兰又是一阵泪流。她已经忘记自己曾经就“车声、望空”这件事哭了多少回,她告诉记者:“每一次都是这样哭。”那一辆阿强开去上班的车子,叶秀兰避免触景伤情,早在6年前案发之后从警察局取回家后,很快的就卖掉了,还有阿强穿的戴的用的,也统统烧掉的烧掉,能给人的给人,目的就是避免睹物思人,换来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人都不在了,东西还留着做甚幺?”叶秀兰说。真的,人都不在了还留下东西干嘛?倒不如就让心情沉澱下来,把不愉快的都给遗忘掉。“这样的封面人物,我这一辈子也不想要!”从平凡人一跃跃上报章封面人物,叶秀兰万般无奈但却无法摆脱事实。“这样的封面人物,我这一辈子也不想当!”她恨恨的说。一些人非常爱出风头,恨不得自己天天挤上封面头条,但是,如果是像叶秀兰在这种情况下上了报章封面,你还会想要吗?“在几年前案情审判时,我和家人几乎天天都上报,我真的很不想也很讨厌,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又能怎样?”会不会觉得记者烦?“也不会啦,只是大家谈谈天啰,我们可以说的就说,不想说的就住口,大家不必难为。”“怕自己受不了,在阿强面前流泪”清明扫墓是华人的传统习俗,阿强的骨灰放置在汝来孝恩园6年了,但这6年以来,叶秀兰可没去过“探望”阿强几次,原因不外是:“怕自己受不了,在阿强面前流泪。”最佳发洩情绪的管道不外是哭,为了阿强,叶秀兰哭的次数是“无数次”。“我一想到阿强就会哭,无论是白天或是黑夜,或者是看到和阿强年龄、体形相似的男子,只要有东西关係到阿强,也会令我心酸。”也因为这个原因,叶秀兰迄今都不敢到孝思园去见阿强。“我曾经去过一次,后来真的是顶不得,在他的照片前心痛得哭起来。”从此之后,叶秀兰就再也没有去拜祭阿强的,她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不想让阿强看到流泪的母亲。“第一次梦见阿强,他对我说:我没有钱。”虽然俩母子缘浅,但是叶秀兰却希望在梦中再续母子缘,遗憾的是,叶秀兰迄今只梦见过阿强一次,还来不及问他好不好,阿强已经一闪不见了,留下两眼空洞,双手在一片黑暗中抓狂的母亲。“阿强离开6年了,我还是在去年第一次梦见他,他样子没改变,对着我说:我没有钱。我就对他说:你又没有给我真字,让我中马票,我也没有钱烧东西给你。但俩母子简短对话完毕,他就不见了。”醒来之后,叶秀兰把梦境说给大家听,大姐过后立即买了冥钱烧给阿强,而在这之后,家人也都没有再梦见过阿强了。採访手记:“不想阿强,就是不在的时候”要一位老婆婆回忆已逝世的孩子,的确是一件很很很残忍的事。我在6年前採访过叶秀兰,对一位当时已经七十余岁的老人家来说,她的身体算健壮的,那时候,每每一提起阿强,老人家的泪水就会不受控的流下来,当时,我了解他的感受,也跟着泪汪汪。6年后,我以为事情搁久了,再提阿强,老人家“应该”是已经看淡一切,把事情都画上句号吧;结果,我猜错了,虽然没有6年前的缺堤飙泪,但是从老人家无奈的眼神,泛泪的眼光,我知道自己又再一次干扰了她已经沉澱的思绪。时间,并不可能沖淡一切,正如老人家所说的:“若要我哪一天想到阿强不哭,我想是我已经不在的时候吧”,不单只她,我想世界上千千万万个失去孩子的母亲,都会说着同样的一句话。新闻背景:,商人黄德财与好友离开芙蓉Goal酒廊,正要取车去吃宵夜,二手车零件售卖员萧熊强(28岁,来自芙蓉拉杭新村)的车子阻挡了黄氏的车,结果双方起了争执,黄氏开鎗射死萧熊强。,黄德财谋杀罪名成立,被判死刑。,黄德财在加影监狱死囚室内跌倒昏迷,脑部内出血逝世于马大医药中心,整个事件正式告一段落。/副刊‧报导:高宝丽‧2007.04.05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三德U新生活|网上生活家园|本地化的综合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私网稳赢 申博私网放线 sunbet手机代理登入口 申博会员注册充值 申博8国际 申博sunbet开户 月博怡宝老虎机游戏网址_宝盈bbin客户端 巴黎人blr下载_bv韦德体育手机端下载 库博体育主页_金州娱乐app下载 腾耀2注册登录_众发娱乐会员登录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