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惠生活 >清明思故人系列(一)“也许到死,才会忘记丧儿之痛!”母誓为儿 >

清明思故人系列(一)“也许到死,才会忘记丧儿之痛!”母誓为儿

2020-07-21


清明思故人系列(一)“也许到死,才会忘记丧儿之痛!”母誓为儿25年,可以淡忘很多很多事情,包括愉快的、悲哀的。但是,对于一名痛失爱儿的母亲来说,这25年仅仅只是时间流逝的一个“记录”,那份对儿子的思念和伤感,不会因为时间而淡忘,甚至永远也无法被时间淹没。“要我忘记失去儿子的伤痛,看来就只有等到我死的一天吧!”这位母亲恨恨的说,声音突然间哽咽起来;如果不是儿子何瑞光被便衣警探李永茂开鎗杀死,他现在应该已42岁了,而作为母亲的李金英可能现在已经在安享子福、含饴弄孙……但上天爱作弄人,当年16岁的何瑞光被杀死了。李金英虽然认命,却不认输,她现在仍然积极的为孩子“翻案”,要追讨那象徵“公道”的10万令吉赔偿金,并誓言要追到自己断气那一刻为止!採访李金英,深深感觉到她胸口的那一股怨气,很重,很深。看她时而重重拍打桌面,时而瞪起眼睛说自己到死也不服气,62岁的老人家了,还要为儿子的后事奔波劳碌,心里实在很……很为她叫屈。当年长子何瑞光被便衣警探李永茂开鎗杀死,经长时间的起诉和审判,终于为儿子讨回了公道,法庭宣判李金英胜诉,李永茂需要赔偿李金英10万令吉,但事件拖到李永茂病逝之后,李金英仍没有获得赔偿金,找政党出头协助追讨,但迄今还是落空,10万令吉化为乌有。是10万令吉的问题吗?还是那一口气?还是为讨一个公道?“如果可以让我选,也就是儿子和10万令吉,我肯定会选儿子,要钱来做什幺?但现在儿子没有了,我就唯有选钱。钱,对我来说不单单只是钱,它还是还儿子一个公道的具体物。”李金英说。“现在儿子没有了,钱也没有了,上天对我哪里公道?”李金英再次追问。李金英和丈夫为了替儿子“追讨公道”已奔波了约20年。6年前,丈夫不敌病魔先走一步。“我知道丈夫死也不瞑目,他和我一样追讨不到答案,哪里会去得安心呢?”在握着丈夫的手,看着丈夫离开的那一刻,李金英还向丈夫许下承诺:“你不用担心,你放心去吧,我一天不死也会去把这笔债给追回来。”回忆案发的那一天,李金英在家中接到何瑞光朋友的通知,说阿光给人开鎗打死了。她和丈夫连忙驱车赶到现场,抱起胸口中鎗倒在血泊中的阿光,朝医院方向飞驶而去。其实当时躺在李金英胸口前的阿光已毫无气息。“你知道那时我有多幺心痛吗?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一直想着阿光,不是经常,而是每一天。”声音越来越激动,并且颤抖着。李金英表示,自阿光逝世之后,她每晚只睡两三个小时,睡不着的原因,无非是心口压着一口屈气,令她喘不过来。“想到那些人不帮我、想到我的儿子平白就这样枉死掉、想到社会越来越冷漠、想到世界没有公道……我怎幺能入睡?”李金英在芙蓉的家中有几包以塑胶袋装起的报章和杂誌的剪报,那是她在案发时就一直收藏至今的剪报,大部份已经泛黄,每一则都是泪的哭诉。“每一则与阿光有关的新闻我都有收,无论是报纸或杂誌,以后如果用得着,我都可以一一派上用场。”採访结束前,李金英幽幽的表示,即使现在追回那一笔钱她也不会开心,但她却没有得选择,因为对她而言金钱就是公道,是为孩子讨回的一个公道。盼儿做只鬼为自己讨公道一般而言,我们都希望死者能安息,转世投胎找一户好人家,但是,对案件不甘心的李金英却期望儿子做鬼也要灵一些,为自己讨回公道。“我的儿子很乖巧,中学时就因为我们家境不好而缀学当磨石工人,每一次发了薪水,脚都还没有踩进家门口就把钱交到我手上,这幺乖巧的孩子,会去围攻别人吗?那是不可能的事。”阿光虽然死了,但李金英相信阿光也自觉死得不明不白,她一方面希望阿光安息,但另一面却希望阿光即使做鬼也要灵一些,为死得无辜的自己,讨回一个答案。看到“孩子逝世”新闻李金英感同身受落泪饱受丧子之痛的折磨,二十余年来李金英凡是阅读报章时,看到类似“孩子逝世”的新闻都会感同身受,流下悲伤的眼泪。李金英表示,“看到别人的凄凉,就会想到自己的无奈和无助,我觉得天底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也因为这个原因,在多年前萧熊强被拿督之子鎗杀一案审讯期间,李金英特地向老闆请假一个星期,天天到法庭听审,同时也给予萧熊强之母叶秀兰深切的慰问。“我虽然很容易动情,但却是自制能力很强的人,否则,我早就从14楼组屋跳下来,结束生命啰!”死,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管道,李金英深知此道理,因此她选择更积极的方法去为孩子争取公道,这总比“找死”坚强多了。仅助起诉肇事者李金英感到费解当年李金英是获得一些单位的协助起诉肇事者,但她感到费解的是,只起诉李永茂警曹,但没有一併起诉大马政府和警察部队。无论如何,这也是她最希望找到答案的问题之一。“我一直无法接受的是,为何当初协助我的人只是起诉李永茂一个人?否则,我今天这一口气还会比较消一些。”她补充。与此同时,她也为有人“唱”她曾经收过一笔钱,但却因为嫌钱不够而又来生事,“我可是一分钱也没有拿过,别人这幺说,这一口气更是吞不下。”新闻背景遭便衣警探开鎗杀死李金英的儿子何瑞光是在,被芙蓉警区一名便衣警探李永茂开鎗杀死。当时,案情出现两个版本,一是李永茂指他遭何瑞光和朋友共4人围攻,所以开鎗射中死者;另一版本是另一方指他们前往该处捉田鸡,目睹李永茂和一女人在车内赤裸身体,此案于1987年下判。1985年,李金英起诉李永茂警曹打死儿子,追讨各项损失,芙蓉高庭在1992年宣判李金英胜诉,获赔偿10万令吉,但是至到1998年李永茂未作赔偿就病逝,李金英苦苦追讨这笔赔偿金,至今仍落空。採访手记锲而不捨只为公道一位母亲的忍耐度可以去到多深?如果是面对顽皮的孩子,即使被他人欺上头,我相信作为母亲的,还是可以一只眼开一只眼闭,或者是朝他的小屁股打一下,然后笑着放开他。但是,如果是有人“碰”一声,将孩子给杀死了,这时候,母亲的忍耐度就变得很有伸缩性。李金英的忍耐度是到了极限,我猜。一直锲而不捨的追追追、讨讨讨,为的,只是要为孩子争取公道。面对李金英,我不知道该叫她放手,抑或鼓励她继续争取。我想,她可能两个都想也可能两个都不要。作为旁观者,我只希望她活得高兴,毕竟已经62岁了,凡事放轻鬆、看开一点,会是好事。/副刊‧报导:高宝丽‧2007.04.02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三德U新生活|网上生活家园|本地化的综合资讯|网站地图 菲彩国际app下载_金沙9375娱城手机app下载金 金沙体育登录_红宝石官网娱乐 月博怡宝老虎机游戏网址_天富娱乐客户端 七菲3注册_玛雅集团旗下娱乐平台 博成在线登录_亚洲必赢手机官网316 红宝石最新登录地址_亿游注册登录 瑞博平台网站_发条娱乐推广代理登录 百乐门游戏app_申博包杀包赢 腾耀平台注册_凯时手机娱乐app下载 赢咖2登_浩博湖北快3登录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