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生活区 >清明思故人系列(三)亲人失蹤多年生死未卜杨亚春胡秀兰要回来, >

清明思故人系列(三)亲人失蹤多年生死未卜杨亚春胡秀兰要回来,

2020-07-21


清明思故人系列(三)亲人失蹤多年生死未卜杨亚春胡秀兰要回来,,槟城直落巴巷曾发生一宗轰动全国的事件,对渔民的家属来说更是一个极度惊慌又悲痛的日子。他们的11名亲人就在那天凌晨乘上一艘列号GT 2847出海捕鱼后连人带船地离奇失蹤,至今仍音讯全无,生死未卜。24年后,《》副刊记者直击直落巴巷渔村,重访当年痛失家人的家属,虽直落巴巷依旧,日子没因谁少了谁而停顿,惟大家等待亲人归来的心不变,时时刻刻都在等待奇蹟出现,儘管已失望过千万遍,泪也早已流乾。“能回来就回来,不能回来的话我们也早已接受这事实。”24年来虽然一直怀着破碎的心在等待,但也知道机会是非常地渺茫。是渔民的悲歌,11名槟城直落巴巷渔民如往常般地出海作业后却从此一去不返,憾动了整个直落巴巷。而这些一夜之间突然失去丈夫、孩子的无助家属们,更是彻夜厮守,每一刻都活在焦急和惆怅当中。 面对亲人突然间地“人间蒸发”,24年后大家都从最痛苦最消极中慢慢站了起来。从当初的四处打听、求签问神,到目前的面对现实,曾经极度盼望的心也日愈冷却,毕竟来日方长,家中儿女都还小,日子还是要过。重返直落巴巷渔村,重提24年的旧伤口,虽然事隔多年,但还是按捺不住地泪流满脸,就算当年只有8岁的小女娃,在谈起印象越来越模糊的父亲时,更是悲从中来,泣不成声。清明节,是个怀念已故亲友的日子,但对这些亲人生死未卜,却从此消失的家属来说,永远是一个“矛盾”的日子,是生是死,都只能是个未知数。就如当年这名同时失去丈夫和儿子的妇女所言,“要回来,早就回来了,我也把他当成是‘没’了。”今日能如此坦然平静地说出这句令人心寒的话,想必这名妇女也是经历了无数次的失望和打击。记者分别造访了倪家和陈家的家属,让他们来述说,这些年苦不堪言的日子,他们是如何渡过的。杨亚春船主倪世英的妻子,在同一时间,她失去了丈夫和17岁的长子倪清和,面对当时身怀六甲的媳妇、6名儿女以及2个7岁及4孙子时,她又得强忍内心的恐惧和脆弱,站得比谁都强,一天打两份工来扛起家庭的重担。“当时,我甚幺都做,卖鱼、卖叻沙,晒咸鱼,做得两手都粗了,甚幺都不理,再苦也要熬过去。”令她最痛心的,还是她那一出生就看不到父亲的小孙女,三个孩子还那幺小就失去了父亲。她说,丈夫从小在海上生活,后改行“山顶工” 及石较工作约12年,后又做回老本行,与曾在日本航海4年归来的长子一起海上捕鱼,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的悲剧。最令她感觉最痛的,就是儿子在出事的前一天对她说过想到印尼发展的心愿,没完成也还没施行,就这样不告而别。“曾在报章上看到雪霹两州渔民流传一项骇人的消息,据说发现七人腐尸之事,我在又怕又惊的矛盾心情下赶到现场,但还是没有线索,之后更是甚幺风声也没有了。”初时,杨亚春曾在双重打击之下染上嗜酒的恶习,之后经过时间的冲淡,儿女也渐长大成人后,她才真正从痛苦的深渊中走了出来。过去的几年,杨亚春都还一直抱着希望,也常也会幻想千万个家人重逢的情景,但近几年里,她却开始绝望,也不再有这样的奢望,她说:“这是命运,我已选择接受了这样的安排。”现在已76岁的杨亚春儿女都已定居在吉隆坡,惟有她一人留在直落巴巷的一间庙内打杂,她说:“都已过了那幺久,坦白说,我早已不抱有任何希望,能回来,早就回来了。”说完,不禁又双眼泛红。“儿女都已出人头地,他们都不负我们所望,我再辛苦,一切也值得了。”这是她多年来一直想对丈夫说的话。胡秀兰当年50岁的陈福安遗下了他的妻子胡秀兰与8名孩子,为减轻生活的负担,胡秀兰只能忍痛把其中的四名孩子“分”给亲友照顾。“家里一直都靠福安捕鱼为生,他忽然离去,我一个女人甚幺都不懂,要养那幺多的孩子,当年这的确是惟一的方法。”现年70岁的胡秀兰哽咽地表示,满脸都是对孩子的愧疚和悲痛。她说,上个星期,丈夫才出现在她梦里,让她心痛又忧心,她说:“梦里我看到了丈夫出事前穿着的那件白衣,衣上全是血渍,我很害怕,就惊醒了过来。”没消息,感觉很绝望,有消息了,却又担心得来的是坏消息,当中矛盾的心情可想而知。丈夫失蹤那年,最小的女儿才8岁,向来很亲近父亲的小女忽然失去了父亲,也常会哭闹着要找父亲。“爸爸温柔又慈祥,也最疼爱我,他出事的早上还吵着要我买了两粒叉烧包给他吃,结果我买错了,大家又笑又闹地,没想到他一上了渔船,就再也回不来了。”现年已32岁的陈玉梅,目前从事促销业,谈起她最疼爱的父亲,仍一脸的不捨和挂念。 “当我考到好成绩或有一些快乐的事想分享时,很遗憾地,爸爸却一直都不在我们身边,说真的,我很想他。”她说,妈妈自从爸爸出事后,就日日以泪洗脸,一直都帮人照顾孩子来填补家用,而孩子们也很懂事,从来不会在妈妈面前提及爸爸的任何事。但她说:“这一路走来,我们都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尤其是妈妈,她真的很伟大。”“姐姐当时原已考上大学先修班,但在这件事后却毅然放弃了求学的机会,急着找工作减轻家里负担,工作了几年,经济改善后,她才转去念师训,目前已如愿成为一名老师,我非常佩服她。”图说:新闻背景:24年还是一场空凌晨时刻,11名槟城直落巴巷渔民乘上一艘列号GT 2847出海捕鱼后一去不返,连人带船人间消失,从此音讯全无。这突然事件惊动了整个直落巴巷,失蹤渔民的家属更陷入极度惊慌和悲痛当中,一些靠失蹤渔民作业维持生活的妻子与孩子,日子更是忽然顿失依靠,无助失措。当年,患难见真情,获村内的渔民守望相助,更成立了失蹤渔民救济委员会展开筹款,以助渔民家属渡过难关,为小渔村写下不少感人肺腑的悲歌。当年失蹤11名渔民中,其中6名为华籍、2名印籍、1名巫籍和2名泰籍青年,包括般主倪世英(当年55岁)、倪清和(倪世英长子,31岁)、锺先来(又名锺亚山、31岁)、锺先松(65岁、锺亚山之叔)、陈福安(50岁)及一名来自十八丁的华籍青年。这些年来,失蹤渔民的家属彻夜厮守,时刻都期望着他们可能还活着的消息,路途再遥远,只要是他们可能到达过的地方,都努力去搜寻和探听,可惜24年了,到最后都还是一场空。/副刊‧报导:林春莲‧2007.04.04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三德U新生活|网上生活家园|本地化的综合资讯|网站地图 宝马线上电子_mg游戏下载平台 世爵用户登录平台网址_久发国际平台注册 白沙皇宫娱乐_菲律宾线上娱乐 微信登录可提现连环夺宝_明升国际注册账号 kok体育娱乐_博万通注册 丰盈娱乐fy_大发注册送28 2017送彩金的网站大白菜_新濠环彩app 12博体育网址_国发娱乐ios 万博体育maxbextx_月博最新地址 乐百家手机版游戏_澳门游戏试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