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惠生活 >要能驾驭讯息,而非被讯息驾驭 >

要能驾驭讯息,而非被讯息驾驭

2020-08-05


要能驾驭讯息,而非被讯息驾驭

康文炳,曾任职于报纸、网路、杂誌等类型媒体,着有《编辑七力》。

说「写作需要风格」,也许就像说「消费需要花钱」一样,简直多此一说。的确,这在文学的领域确是如此,但对于「报导写作」,风格之必要,却就不那幺理所当然了;毕竟,事件报导的客观性与写作风格的主观性,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

不像小说或散文的创作,作者不是巧思布局,就是肺腑告白,风格容或杂沓,却也百花尽情齐放。但在报导写作的正统派眼中,风格却往往是一座禁忌之城、不祥之物,彷彿一提及便生大乱。

儘管上个世纪六零年代「新新闻主义」旗帜高张,八零年代「文学新闻」的口号也曾登高一呼,但美国新闻界如火如荼实践,台湾新闻界以《人间》杂誌为代表的星火,却也仅是残光一现。

台湾新闻界没有较全面地历经「叙事新闻」的洗练(这其中的主因当然是叙事报导费时又耗钱,不符台湾速食式的新闻工业所需),没有历经过好的以汲取养份,没有历经过坏的(譬如重大写作造假丑闻事件)以强化免疫;以致今日常见的报导写作,往往不是僵化如官式文章,就是滥情如抒情散文,甚至拙劣如免费广告,少数优异写手彷若明星。

其实,在报导写作中,风格最基本的功用,并不在于凸显写作者的辨识度,而仅在于区隔「新闻体」与「叙事体」而已。採访,深入而精準的採访,比用力写作重要得多;「写作力」在报导写作的边际效益递减得很快,毕竟,在非虚构的报导写作世界里,风格再怎幺变,也离不开「真实」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

报导写作要摆脱「新闻体」的纠缠是首要课题,因为绝大多数的记者正是从「倒金字塔式写作法」浸淫出来的,他们擅长的是将从政府机构、企业公关取得的宣传稿,改写成一板一眼的「新闻」(部份记者转职进入政府或企业,则继续强化这个供需系统的再循环)。因此,当他们从事深度报导写作时,那种不带感情、一本正经的笔法,往往让编辑人有逼良为娼的罪恶感。

从制式的「新闻体」,要走到风格的「叙事体」,并不容易,这需要自觉,也需要时间。一位私心仰慕的资深写手告诉我:他是在认真地写了三、五年后,才慢慢抓住「那种感觉」。

是的,一个写作者自觉地写着,时间久了就会渐次浮现那种感觉──他可以驾驭讯息,而不是讯息驾驭他。当一位控制力够强的记者写作时,「自我」就浮现了。读者会感受到写作者的「声音」,感受到写作者的存在,甚至会好奇地翻回前页,想认识作者是谁。

当然,在这之前,读者也会听到你的「声音」──一种粗糙的杂音,感受到你的存在──穿梭在字里行间的笨拙身影,但他们不会想认识你。这没关係,放轻鬆。你就安安稳稳地写下去,等吸足日精月华,你也可以破石而出,大闹天宫。

风格是写作者自信的一种表现,丢掉制式文字,用自己的开始写,持续地写。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三德U新生活|网上生活家园|本地化的综合资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