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生活居 >缠足怎幺跑?拆掉裹脚布之后,高等女校终于有了体育课 >

缠足怎幺跑?拆掉裹脚布之后,高等女校终于有了体育课

2020-07-30


缠足怎幺跑?拆掉裹脚布之后,高等女校终于有了体育课

高等女学校的体育课,一开始因为多数学生缠足之故,并不受到重视。台北第三高女前身在国语学校女子分教场与第三附属学校时期,无论本科或手艺科的课表,都没有体育课,1906年才开始有每週2小时的体育课,课程名称是体操。桌球活动在高等女学校之间似乎满风行,一来运动量较小,再者桌球所需的空间比较小,适合学校体育场地不很充足的高女。比较晚成立的私立台北女子高等学院,也因为校址在城内,校地不大。但1930年在爱好体育运动的松谷校长的大力推动下,设立网球场、弓道场,成立桌球部等社团,更请来台北帝大文政学部工藤好美教授担任桌球社团教练,当时就读台北高等女子学院的杨千鹤是桌球部主将,曾代表高等女子学院获得全岛桌球大赛学生单打冠军。

台湾与日本学校的体育活动交流也很频繁,除了大家比较熟知的棒球甲子园之外,日本国内大学相关运动的冠军队伍,会来台进行友谊赛。台北女子高等学院桌球双打组合杨千鹤与同学尚子,以学生组冠军之姿,与社会组双打冠军在公会堂举行收门票的友谊表演赛。台湾女子桌球在战后也仍有不错的成绩。1946年国民党统治初期,在上海举行的全国运动大会,女子单打前两名刘玉女、邱宝云都是台湾选手。刘玉女日治时期就任职台北帝大工友,热爱打桌球胜过三餐,曾和杨千鹤搭档夺下女子双打社会组桌球冠军。

照片:吴宇凡先生提供,玉山社授权

1920年代,中等学校注重体能,推动校际交流竞赛,各州都会举办州下联合运动会,促进台湾岛内体育活动热潮。1920年代后半,台北4所高等女学校的接力赛开始进行校际竞技。女性体育运动在现代教育当中比较晚受到重视,台人就读的高等女学校,如台北第三高女、台南第二高女,1920年代台北第三高女连一般田径赛的场地都没有,校际接力赛的练习,都要借用附属公学校的场地;台南第二高女的操场只有200公尺,没有标準跑道,在台南州校际运动会常常败给台南第一高女。台南第二高女为此痛定思痛,动员师生合力将操场改造为400公尺。各州的校际运动会中,有些比赛是现在完全没看过的项目,台南州在1930年代有「跳绳竞走」、「担架搬运竞走」这种名称特殊的比赛。跳绳竞走是两人并肩一起跳一条绳子,要有足够默契,又加上竞走因此得有速度。担架搬运竞走,大概类似趣味障碍比赛。另外各式不同长度的大队接力赛,分为400公尺接力、2000公尺接力、教职员400公尺接力等。校际运动会也会有一些有趣的意外。台南州下的校际运动会,每年定例在台南高等工业学校(今成功大学)举行,通常是日本人就读为主的两所男女中学—台南第一中学、台南第一高女一组,绑同样颜色的头带;台人就读较多的台南第二中学、台南第二高女一组;私立长荣中学则和长荣女中是同一组。以台南二中与台南二女中来说,由于同是台湾人,彼此也许是亲戚或公学校同学,因此情况很自然变成是南一女为南一中加油,南二女为台南二中加油。某年在台南高等工业学校操场的州下中等学校联合运动会中,2000公尺男子接力赛和往年一样,全场沸腾的加油声四起,当南一中选手跑过南一女座位附近,自然受到比较多的加油吶喊,同样的,南二中在第二高女区域附近,也获得比较多的奥援。最后一棒选手时,某位高个子的长荣中学选手,跑过长荣女中附近忽然拼命冲向终点,拿下冠军。事后大家才发现,原来长荣中学男选手并不是听到女学生奥援团才奋力向前,而是发现自己运动裤的裤头断了才没命的往前冲。成为该届活动茶余饭后的趣谈。

长距离且多棒次的接力赛,经常有许多戏剧性的变化,又可以让班级多数成员共同参与,全班一起屏气加油,是凝聚向心力的最佳运动,到目前为止仍是中小学运动会的压轴,也是往后同学聚会最扣人心弦的运动会回忆。

这些体育竞技活动,有一点很值得我们参考,体育运动的目标是为了提升全体学生的运动习惯与体力,不要所谓的「选手体育」。在这个理念下,学校比赛项目的选择,应是可以让班上多数人都上场的活动,譬如排球、全班接力赛、拔河等。1930年代的台北第三高女,就以排球为校技,台南女中也是一直以排球为校球,每年安排同年级进行班际竞赛。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三德U新生活|网上生活家园|本地化的综合资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